您好 欢迎来到中国超硬材料网  | 免费注册
远发信息:磨料磨具行业的一站式媒体平台磨料磨具行业的一站式媒体平台
手机资讯手机资讯
官方微信官方微信
郑州华晶金刚石股份有限公司

2020年全球油气勘探开发支出将大降27%

关键词 油气 , 勘探|2020-07-30 09:53:43|来源 全说能源
摘要 受油价暴跌和收入减少的影响,预计2020年全球油气勘探开发支出将大降27%,是35年多来下降第二大的年份,退回到2005年的水平。2020年3月9日至4月22日前后,国际石油市场发...

受油价暴跌和收入减少的影响,预计2020年全球油气勘探开发支出将大降27%,是35年多来下降第二大的年份,退回到2005年的水平。

2020年3月9日至4月22日前后,国际石油市场发生了史上第四轮油价暴跌。除拖累世界经济滑入20世纪30年代大萧条以来最严重的衰退外,本轮油价暴跌的影响是多方面的和深远的,国际能源署估计直接导致了全球能源收入减少“远远超过“一万亿美元,能源领域的投资将出现历史性的骤降,预计将创纪录地减少4000亿美元,从石油到天然气再到可再生能源各个领域无一幸免。

石油天然气行业是资金密集性行业,当期稳定的生产,需要前期大量的资金投入开展勘探开发活动,寻找到可供生产的油气资源,建设生产能力。美国《世界石油》网站刊载了詹姆斯·韦斯特发表在该杂志2020年7月号的“全球勘探与生产支出年中展望:正在崩溃”的文章,分地区和企业,详细地分析了2020年上半年全球油气勘探开发支出的情况,并对全年的形势进行预估。以下,我们摘译并编辑了这篇文章的主要内容,意在为行业内外了解当前全球油气勘探开发形势提供一份较详实的资料,更多的还希望行业内外对由此可能给未来国际石油形势带来的影响予以足够的重视并早做应对的准备。

一、2020年是35年多来油气勘探开发支出下降第二大的年份

新冠肺炎疫情全球大流行和市场份额之争的双重黑天鹅,给能源行业带来了重大的损失。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在今年3月和4月的过度生产,以及随之而来的在欧佩克+协议达成之前的油价暴跌,已经对2020年的油气勘探开发资本支出造成了严重的负面影响。

111.jpeg

2020年,全球勘探开发支出将下降27%,有望成为35年多来第二糟糕的一年,仅次于2016年32%的降幅,与去年12月调查预计的2%增长相比,将下降3000个基点,对2020年将连续第四年出现温和改善的预期出现逆转,结束了自2016年以来连续三年的温和增长。从调查的情况看,2020年全球勘探与生产支出将创下新低,比2016年低点低16%,比2017年峰值低55%,已退回到2005年的水平,所有区域都在下降,而且都在以两位数的速度下降,这是现代历史上第二次全球所有地区都出现衰退(2020年和2015年),并且是唯一一次所有地区都以两位数的速度下降。

2020年,将是北美地区35年多来调查历史上第二糟糕的一年,仅次于2016年下降的53.5%,可能会比1986年下降的39%和2015年下降的34%更糟,从预期的6%加快至42%,其中美国占了北美地区下跌的80%,而加拿大在10年内第六次萎缩。勘探开发支出在六年内第四次收缩,其中有三年是调查史上12个下降年份中排名前四的年份。这场灾难给美国和加拿大油气工业带来的破坏,如何评估都不会被夸大,从2017年到2019年连续三年痛苦缓慢的个位数增长已经消失。2020年,北美地区的勘探开发资本支出,比2016年的谷底下降了5%,比2014年的峰值下降了71%,回到了2003/2004年美国页岩气革命开始前的水平。从总体上看,过去36年中,北美地区勘探开发的资本支出有12年是下降的,平均下降了24%。

由于正在进行新项目的开发活动,2015年,非洲油气勘探开发资本支出保持得比大多数国家都好,但现在情况正好相反,非洲大的开发项目已经结束,而随意性开发的项目更容易被推迟。预计,2020年非洲的国际资本支出将下降43%,紧随其后的是俄罗斯/前苏联/东欧和西欧,支出收缩近30%,并列第二;拉丁美洲的资本支出也大幅下降,降幅为24%;亚洲和中东的资本支出下降相对温和,为15%左右。

和北美地区一样,2020年将是35年多来调查国际性油气公司勘探开发支出第二糟糕的一年,仅次于2016年25%的降幅。在过去的36年里,国际性油气企业资本支出有10年平均收缩了2%,在过去的6年里,有4次收缩属于最严重的衰退。2020年,国际性油气企业的勘探开发资本支出比2017年的低谷下降了13%,比2014年的峰值下降了48%,回到2006/2007年的水平。按油气企业类型统计,独立运营的油气企业下降幅度最大,降幅接近25%,而大型油气生产企业降幅为17%。

海上钻井平台数量大大超过了最悲观的估计。国际性油气企业资本支出计划中,近30%的波动体现在海上,海上浮动的和浅水钻井的平台数量都已从3月份的峰值下降。鉴于这些项目相对于陆上项目的复杂性,海上项目的投资往往更具韧性,这些项目一般的表现会更好。然而,由于新冠肺炎疫情旅行限制进一步提高了海上成本,运营商迅速终止了很多合同,推迟了钻井平台的投标,放弃了勘探项目。最近批准的开发项目进展缓慢,因为钻机处于待命状态,运营商寻求削减资本支出,并希望在服务和设备等方面获得价格优惠。因此,在过去的几个月里,浮式和自升式钻井平台的数量都急剧下降,钻井承包商的流失加速。

二、北美地区的勘探开发支出将大降42%

从目前调查得到的数据看,北美地区是2020年全球油气勘探开发资本支出下降幅度最大的地区之一,油气行业受油价暴跌的影响和冲击最为严重。

222.jpeg

(一)美国的支出将下降43%

2020年,预计美国的勘探开发资本支出将下降43%,降至580亿美元,低于2016年600亿美元的资本支出,陆上钻机数量将按年同比减少58%,平均减少到389台。

2020年上半年,北美地区的勘探开发活动和资本支出,就像过山车一样。前两个月,随着油气公司勘探开发预算的重启,以及钻机和完井人员的重新投入使用,油田服务和设备公司的设备利用率不断提高。今年第一季度,美国陆上钻机数量相对强劲,环比下降4.2%。相比之下,前三个季度的降幅分别为-11%、-7.5%和-5.5%。

3月份,随着油价下跌和新冠肺炎疫情禁足令带来的物流问题,完井作业陷入停顿,同时美国陆上钻机数量大幅减少。第二季度,美国陆上钻井平台数量下降了51%,但最近下降幅度趋缓。2019年,美国陆上钻机数量为782台,最近一周减少了528台钻机,降至254台。

2020年下半年,油田服务和设备公司的前景仍然很差。第二季度勘探开发活动触底后,在第三季度预算耗尽之前,会出现小幅复苏,并在年底前再度下滑。在这种情况下,有太多的资产、公司、管理团队和债务,行业低迷将加速必要的重组和整合。

目前,油田服务公司正在大力削减成本(包括可变成本和结构成本),降低自身的资本支出水平,解雇和无薪劳动,削减工资和补偿,关闭未充分利用的设施。由于本轮油气行业的衰退前所未有,这些措施是否足够令人怀疑。不过,近期出现了一些积极的迹象。创纪录的全球库存可能正在接近峰值,而需求走强和供应减少,已使库存曲线趋平。每周钻井平台数量的下降,开始从低迷时期的水平小幅回升。行业未来的前景仍然充满挑战,但稍微稳定一点会有所帮助。

从目前预计看,2020年美国陆上钻机数量将减少58%,而之前的预测为减少56%,这是由于第二季度钻机数量的下降幅度大于之前的预期。预计2021年钻机数量将减少38%,而之前的预期降幅为29%。

由于全球油气行业困难的现状,将带来美国油气市场资产报废、公司关门、杠杆率降低,许多企业将破产,预计要到2023年美国的钻机数量才会再次超过400台,这与之前的峰值相去甚远。对于美国油田服务和设备公司来说,原本是为2000台钻机市场而建立的,而不是500-600台钻机的新峰值。

(二)加拿大的支出将下降35.9%

加拿大油气行业目前完全处于混乱之中,正在经历10年来的第六次萎缩,陆上钻机数量处于现代历史上的最低水平,近几周处于底部,只有12台。2016年5月(第18周),加拿大的钻机数量为34台。一般来说,加拿大的油气钻机数量通常在每年的第18-19周见底,随后几周开始急剧上升。然而,在今年的第26周,加拿大的钻机数量继续下降了13台,相比之下2016年同期增加了40台,而此前四年(2016 - 2019年)则平均增加72台。

预计,2020年加拿大的油气勘探开发资本支出将下降35.9%,下降至127.66亿美元,而最初的预期是今年加拿大的支出将增长0.6%,增加1.3亿美元。

三、中东地区的勘探开发支出将下降12.5%

2020年,部分中东油气公司的勘探开发支出将同比下降12.5%,低于12月份报告中8%的预期增幅,该地区的公司可能会将上游业务削减10%-20%。从总体上看,中东地区的勘探开发资本支出将比2017年低5%,比2014年的峰值低29%,回到2012/2013年的水平。

333.jpeg

目前,中东地区一些最大的油气公司仍致力于海上开发项目。例如,沙特阿拉伯国家石油公司阿美公司正在筹建一座新船厂,生产自升式平台和陆地钻机。沙特阿美公司正在考虑发标新的长期海上维护合同,该合同涉及其巨大的曼朱尔油田,每年可能价值15亿至20亿美元。不过,沙特将价值50亿美元的祖卢夫油田开发计划推迟到至少2021年第四季度。

与此同时,尽管200亿美元的哈伊尔和伽沙(Hail & Ghasha)酸气项目被推迟,阿布扎比国家石油公司仍计划扩大阿尔达比(Al Dabbiya)和乌姆阿尔达尔赫(Umm Al Dalkh)油田的规模,新的EPC招标文件将发布。

卡塔尔石油公司正在推进其液化天然气扩张战略,并与韩国三家造船厂签署了190亿美元的合同,在2027年之前建造100艘液化天然气运输船。尽管全球液化天然气供应过剩,但该公司计划在2027年前将其北方气田的液化天然气产能从目前的7700万吨/年扩大至1.26亿吨/年。

英国石油公司正就出售其在阿曼哈赞(Khazzan)天然气田60%股权中的10%,进行初步谈判,价格估计为10亿美元。

四、拉丁美洲地区的勘探开发支出将下降24%

预计,2020年部分拉美企业的支出将较2019年水平下降24%,较去年12月调查时的温和收缩3%有所加速。2019年,运营商连续第二年增加支出,使得资本支出比2017年的低谷回升22%。2020年拉丁美洲勘探开发资本支出的下降,将超过前两年的增加,今年的勘探开发资本支出与2007年持平。

尽管第六轮盐下勘探仅成功拍卖了一个区块,但巴西国家石油公司仍计划剥离圣埃斯皮里托(Espirito Santos)盆地一些非核心勘探区域的股份,并计划在坎波斯(Campos)盆地的成熟油田开展新的三维地震,部署两个新的浮式生产储油船,以振兴老油田。虽然国际大石油公司因油价下跌而推迟了勘探活动,但它们仍将巴西视为一个重要的上游目的地。

雪佛龙等大型石油公司继续缩减在委内瑞拉的业务。由于油价下跌和美国加强制裁,委内瑞拉今年以来的产量下降了20%,俄罗斯石油公司也终止了在委内瑞拉的业务。阿根廷政府计划推出新的补贴,以刺激上游投资,而埃克森美孚继续推进在圭亚那苏里南盆地的勘探开发工作。

五、俄罗斯/前苏联/东欧地区的勘探开发支出将下降31%

2020年,预计部分俄罗斯和前苏联企业的支出将较2019年水平下降31%,与去年12月调查中6%的增幅形成鲜明对比,这是该地区第三次出现年度下滑,净累计降幅为2017年的38%。目前,俄罗斯和前苏联地区的勘探开发支出,可能降至2007/2008年以来的最高水平。

俄罗斯、沙特阿拉伯、科威特和阿联酋同意将5月、6月的全球原油日产量削减10%,达到创纪录的970万桶/天,目前已延长至7月。今年5月,俄罗斯石油产量降至859万桶/天,接近该国的目标。俄罗斯石油生产商遵守欧佩克配额的情况,清楚地反映在修订后的2020年资本支出计划中。由于俄罗斯卢布兑美元走软,外汇兑换损失也导致资本支出下降。与此同时,由于全球停工,天然气生产商的需求虽然有所下降,但仍在继续推进新的开发项目。

俄罗斯最大的石油生产商俄罗斯石油公司预计,欧佩克+减产将延续到2022年,该公司已经放弃了修复西伯利亚西部萨莫特洛尔(Samotlor)油田的计划。不过,俄罗斯独立天然气生产商Rusgazalliance已经开始了为期三年的塞马科夫斯科耶(Semakovskoye)油田开发的第一阶段,将钻探19口井,作为该地区的首个水平井开发项目,将带来75亿立方米的天然气。

卢克石油公司在里海的第三个新油田开发项目也在继续取得进展,第一个油田预计将于2022年投产。随着该地区其他两个项目的开发,该公司计划再钻四个探井。与此同时,俄罗斯天然气工业股份公司几乎停止了通过亚马尔管道,向欧洲出口天然气。今年5月,俄罗斯从乌克兰运往欧洲的天然气,只使用了管输能力的一半左右。

罗马尼亚独立黑海油气公司的美得俄(Midia)天然气项目已完成30%,该项目价值4亿美元,第一批天然气将于2021年供应。埃克森美孚正试图退出与奥地利石油公司,在罗马尼亚合资的海王星深海(Neptun Deep)巨型天然气项目。

六、西欧地区的勘探开发支出将下降29%

2020年,预计部分欧洲企业的支出将较2019年下降29%,而去年12月调查时预期小幅增长1%,从而结束自2016年以来连续三年的正增长,今年下降的幅度比最低时低了近26%,与2014年峰值相比下降了约22%,从而使得该地区的支出将再创新低,降幅将超过过去三年的改善。一些欧洲公司的支出比2016年的低谷低11%,比2014年的峰值低45%,勘探和生产资本支出回到了2006/2007年的水平。

挪威政府正在敲定一项对能源行业的支持方案,可能包括暂时改变挪威大陆架的石油税收制度。随着一些重大开发项目进入完井阶段,勘探和油田开发都将受到冲击,今年的支出将减少约20%,2021年将再减少16%。

与此同时,各机构正在加紧努力开发新的低碳技术,目标是氢、电池、海上风能和绿色航运。阿伯丁大学的一项新研究估计,按每桶45美元的价格计算,英国北海超过四分之一,约4.2 亿桶的石油储量将是“不经济的”。

七、印度/亚洲/澳大利亚地区的勘探开发支出将下降17%

2020年,预计印度、亚洲和澳大利亚部分企业的支出将较2019年水平下降17%,仅次于中东地区13%的降幅。2019年,该地区的支出加速增长,总资本支出连续三年徘徊在740-750亿美元的低谷之后,增长了13%。最初预计,2020年这一地区的支出将增长1%。而实际如下降17%,将创下比2013年峰值低44%的新低,使该地区的资本支出回到2007/2008年以来未见的水平。

4444.jpeg

2019年,该地区贝克休斯的钻井数量平均增长了4%,钻井数量有所增加,但各公司将在2020年改变重点。亚洲公司已经部分削减了收购的资本支出,桑托斯完成了以12.6亿美元收购康菲石油公司的北澳大利亚和东帝汶资产。新加坡独立石油商玉石公司(JadeStone)和新西兰石油天然气公司正在寻找新的生产资产和开发项目,包括有勘探前景的项目。

印度石油天然气公司继续专注于国内生产,并正在推进一个7亿美元的管道替代项目和一个10亿美元的达曼上行(Daman Upside)项目,该项目需要一个大型的海上加工平台。

穆巴达拉(Mubadala)公司,还在推进马来西亚近海10亿美元的佩加(Pegaga)天然气项目。中国的中海油非常活跃,最近在渤海湾发现了7.3亿桶的石油,已启动了新一轮离岸许可招标,邀请外国公司竞标15个区块,目标是深水和高温高压作业区域,截至时间为2020年9月底。

八、非洲地区的勘探开发支出将下降43%

预计,2020年部分非洲公司的支出将下降43%,下降幅度是全球最严重的,与美国的大幅下降不相上下。最初预计,2020年这些公司的资本支出将增加3%,在2019年9%的增长基础上再接再厉,为连续三年的良好增长画上句号,这些支出在2016年低谷的基础上增长40%,2012年峰值上增加16%。然而,2020年43%的下降,在调查中创下了新低,比2016年的谷底低21%,比2012年的峰值低52%。

尼日利亚石油资源部启动了行业期待已久的边际油田许可工作,涵盖57个未开发的油田,预计不久将公布一份通过资格预审的投标人名单,不过投标截止日期尚未公布。尼日利亚国家石油公司最近呼吁,生产商要将该地区的生产成本降至10美元/桶或更低,以便与欧佩克其他成员国竞争。

由于高成本、地缘政治动荡和安全问题,阻碍了尼日利亚的油气勘探开发活动,数家石油巨头正在寻求剥离资产。雪佛龙计划剥离尼日利亚8个陆上和浅水区块,道达尔计划出售其在OML 118区块12.5%的股份,其中包括高产的邦加油田、邦加西南油田和阿帕罗油田。埃克森美孚打算出售在尼日利亚和乍得的资产。因此,预计近期非洲勘探与生产支出不会复苏。

从国际石油市场过往的历史看,一轮油价大跌导致勘探开发资本支出下降之后,必然会在未来的一段时间里带来油气供应的紧张和新一轮的油价波动。因此,作为世界第一大石油和天然气进口国,我国行业内外都应对今年所发生的史上第四轮油价暴跌的负面影响,予以足够的重视,并早做应对的打算和充分的准备。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中国超硬材料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河南远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中国超硬材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中国超硬材料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电话:0371-67667020
柘城惠丰钻石科技股份有限公司
河南联合精密材料股份有限公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