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好 欢迎来到超硬材料网  | 免费注册
手机资讯手机资讯
官方微信官方微信
郑州华晶金刚石股份有限公司

大连机床巨额债务破产重整 伪造合同虚构7.6亿元应收账款

2018-03-23 10:53:03|来源 华夏时报
摘要 一家2007年到2014年连续8年销售收入超百亿元的海外建厂企业,曾经是美国金属协会“世界机床500强”排名第8、中国机床行业中排名第一的昔日龙头企业,作为新中国成立初期全国机床业...

       一家2007年到2014年连续8年销售收入超百亿元的海外建厂企业,曾经是美国金属协会“世界机床500强”排名第8、中国机床行业中排名第一的昔日龙头企业,作为新中国成立初期全国机床业十八罗汉之一的大连机床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大连机床”),遭遇突变而走向了破产重整。

       截止1月31日破产重整债权申报截止日,与大连机床相关联5家企业累计接收来自200余家债权人申报的债权300多亿元,其中或有因担保债权等重复申报情况,有关方面正在对这些债权工作进行审查认定。

       一年前还在投资数十亿元在国内布局生产基地、与俄罗斯第一大燃气仪表制造商联合在俄建厂的大连机床,在国际机床行业遇冷、国内经济不景气等背景影响下风光不在,急需资金却又融资受阻,引发一系列恶性循环的债务危机而满目疮痍,在这一轮供给侧改革中不得不走向破产重整。

       《华夏时报》记者经过深入调查发现,大连机床不仅仅有普通的债务危机,2016年9月至11月间,大连机床等通过虚构应收账款、伪造合同和公章等方式,从信托机构“骗取”资金6亿元,或涉嫌经济犯罪。

       虚构应收账款

       一位江西杨姓投资者讲述了他的投资过程,2016年9月,中江信托发起名为“中江国际·金鹤189号大连机床产业投资集合资金信托计划”(下称“金鹤189号”)的产品,看到发起单位的确是正规的金融机构,就购买了这款产品并等待收益。

       相关信息显示,“金鹤189号”发行机构为中江国际信托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江信托”),发行时间是2016年08月20日,付息方式为半年付息,融资主体是大连机床集团有限责任公司,资金用途是补充公司流动性资金,提升公司的可持续经营能力及公司资产流动性。

       一般专业投资者在甄别信托产品时,最重要就是要看还款来源、担保方及风控措施。这款“金鹤189号”还款来源为大连机床集团的经营业务收入,担保方高金科技的经营业务收入。风控措施包括管理层控股的投资公司大连高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大连高金科技”)提供担保、大连高金科技实际控制人及其配偶提供连带责任担保、其他保证、合约7.59亿应收账款质押及其他财产的抵质押担保等。

       据相关资料显示,“金鹤189号”信托产品担保主体大连高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属大连机床管理层控制的投资公司,旗下分别拥有数控股份、资源集团、中拥集团等子公司。值得注意的是,上市公司的华东数控(*ST东数)号称“工业4.0第一股”,担保方高金科技为其第一大股东。

       资产总额超230亿的全国机床工具行业排头兵企业为融资主体,管理层控制、上市公司大股东的高金科技为担保主体,最重要的还有合约7.59亿应收账款质押,这款募集6亿元的信托资金看起来非常“靠谱”。

       据中江信托提供给《华夏时报》的相关资料显示:“金鹤189号”信托计划分六期发行,向167位社会公众投资者共计募集信托资金60000万元,其中第一期信托资金15848万元、第二期信托资金14522万元、第三期信托资金12810万元、第四期信托资金9731万元、第五期信托资金4149万元、第六期信托资金2940万元,并分别于2016年9月6日、9月7日、9月9日、9月23日、10月14日、11月4日共计向大连机床集团支付信托资金60000万元。

       然而,投资“金鹤189号”信托计划的众多投资者们,在很短时间里,就在网上发现大连机床出现了公募债违约的情况,接着就是自己到期的信托产品利息也出现无法兑付的问题。

       “我们不敢相信,大连机床会出现违约。”一位投资者表示,当地投资者了解到,中江信托这个项目中还有后手,因为大连机床申请信托融资时提供了惠州比亚迪电子有限公司(下称“比亚迪”)所欠其7.59亿应收账款做质押。

       令人未料到的是,所谓7.5亿元的应收账款子虚乌有,甚至大连机床集团提供给中江信托的《债权转让通知书》及文件加盖的惠州比亚迪电子有限公司公章均属伪造。

       2017年4月,比亚迪向审理中江信托诉大连机床等企业的民事案件的江西省高级人民法院回函:中江信托向我司出示的《应收债权转让及回购合同》中所约定的我公司与大连机床的债权债务并不真实存在,我公司与大连机床无任何业务往来;前述合同所附带之《债权确认函》为虚假文件,《债权确认函》所显示的我公司公章与授权代理人签字均为伪造。前述合同、文件在中江信托向我公司出示之前,我公司对所有内容均不知悉。

       比亚迪电子表示,截止2017年4月11日,我公司与大连机床集团有限公司、大连高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大连高金数控集团有限公司、大连高金数控有限公司、大连华根机械有限公司、大连华根精密机床有限公司等均无业务往来,不存在任何应付账款。经查询,我公司与大连机床营销有限公司存在采购业务往来。截止2017年4月11日,我公司对大连机床营销有限公司的到期应付未付货款合计人民币1074240元,其余往来应付货款均已结清。

       比亚迪所欠大连机床一百多万元的货款,在申请信托时却戏剧性变成7.59亿“应收账款”。

       中江信托相关负责人向《华夏时报》表示,2016年8月,大连机床主动找到中江信托进行融资,融资中大连机床提供了其“合法拥有”的对惠州比亚迪电子有限公司的近7.6亿元应收债权。

       对于应收账款细节,中江信托相关负责人说:“2016年8月23日,大连机床相关人员带着中江信托相关人员到惠州比亚迪电子有限公司对《债权转让通知书》回执盖章,由所谓的惠州比亚迪电子有限公司相关人员进行了签字和加盖公章。”

       “2016年9月至11月间,大连机床集团有限公司等通过虚构应收账款、伪造合同和公章等方式,从我公司骗得资金6亿元,我司发现这些犯罪线索后,立即于2017年5月紧急向江西省公安厅报案,江西省公安厅已于2017年9月对大连机床涉嫌骗取贷款立案侦查。”中江信托一位不愿具名的知情人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2017年11-12月间,大连机床某副总及财务总监已被江西警方控制,而最重要的大连机床董事长陈永开则不知所踪。

       巨额债务危机

       大连机床债务危机初露端倪是2016年11月21日,大连机床当时称因“技术性”原因,“15机床CP003”于2016年11月22日延迟一天兑付应付本息,评级机构下调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至AA-,评级展望为稳定。2016年12月9日,评级机构将大连机床主体长期信用等级再次下调至A,并将其列入信用评级观察名单。

       当时,相关研究机构就分析认为,大连机床虽声称违约是技术原因,但即使技术原因真实存在,其能够最终造成违约却说明公司很难从别处协调资金完成兑付。

       上述出现的首次违约,成为大连机床资金链紧张暴露的开始,其未来现金流紧张造成了此后的更多违约。

       2016年12月12日,大连机床2016年3月16日发行的5亿元“16大机床SCP001”,到期日为2016年12月11日,未在2016年12月12日兑付而已构成实质性违约,评级机构再次下调公司主体长期信用等级至C,并相应调低债项等级。

       2017年8月24日,中国银行间市场交易商协会公布对大连机床处分信息,给予大连机床及企业责任人陈永开公开谴责处分,并暂停大连机床债务融资工具相关业务。

       截止2018年2月28日,大连机床“16大机床SCPOO1”、“16大机床SCP002”、“16大机SCP003”、“16大机床MTNOO1”、“15机床CP004”、“15机床PPNOO1 ”、“14机床PPNOO1”和“15机床MTNOO1”等多只债券先后构成实质违约。

       大连机床公告称,公司及下属子公司由于受国内宏观经济环境下行、公司产品结构调整、融资受阻等诸多因素影响,目前资金链极度紧张,已经产生银行欠息和银行承兑汇票垫款。

       据不完全统计,截止目前,大连机床违约债券合计金额38亿元。除了债券违约外,更为雪上加霜的是,大连机床及其子公司在其他金融机构的贷款也出现了大面积逾期,已经产生银行欠息和银行承兑汇票垫款。

       最新的大连机床及子公司近期征信状况显示,2017年10月30日,该公司合并口径累计欠息金额为6.45亿元,银行承兑汇票垫款金额20.71亿元,逾期借款金额为53.19亿元,上述三项合计金额达到80多亿元,占2015年末经审计净资产的155.31%。

       相关数据显示,大连机床已累计欠息2.04亿元,其子公司大连机床(数控)股份有限公司、大连华根机械有限公司分别欠息2.66亿元、1.75亿元。垫款情况显示,子公司数控股份产生银行承兑汇票垫款15.72亿元,子公司华根机械产生银行承兑汇票垫款4.99亿元。

       巨额的金融机构借款,也让众多金融机构“踩雷”。

       这些欠息中,金额从数千万到数百万不等,最大的兴业信托为9141万元,最小的安图农商行446万元,涉及江苏银行、长安银行、安图农商行、兴业信托、平安信托、中江信托、中国银行、建设银行、农业银行、华夏银行、渤海银行、平安银行、广发银行、招商银行、中信银行、盛京银行、兴业银行、农商银行、大连银行、河北租赁、中航租赁、信达租赁、长城租赁等23家金融机构。

       更让这些金融机构头疼的则可能是大连机床已经逾期的53.19亿元的借款,其中最大规模的是中国银行,共计15笔,金额为13.95亿元,其他大于上年度净资产5%的逾期借款分别为兴业信托10亿元;平安信托8亿元;建设银行9亿元;兴业银行3亿元;农业银行3.11亿元。

       破产重整迷局

       大连机床引发的严重债务危机,已令其无法清偿到期债务,并且资产不足以清偿全部债务或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不得不走向了破产重整。

       包括“金鹤189号”信托投资者在内的众多投资者已无法正常收到其投资收益,大连机床也已触发多起债券违约事项。大连机床母公司、“金鹤189号”信托计划担保方之一高金科技因涉及多起诉讼,其持有的华东数控16.46%股份被司法轮候冻结。2017年4月24日,应当时还在民事诉讼中的中江信托的申请,江西高院对高金科技持有的华东数控股份也进行了保全。由于第一大股东持有公司的股份因诉前财产保全系数被司法轮候冻结,华东数控曾收到深交所关注函。

       2017年11月,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裁定大连机床集团及其关联5家企业正式进入重整程序,并指定了重整管理人。

       “中江信托2017年5月份报案,公安机关在9月份已经对大连机床涉嫌犯罪立案侦查,并在11-12月份间,大连机床相关犯罪嫌疑人被江西警方控制的情况下,大连中院公告大连机床破产重整;而在此期间,大连机床重整管理人等相关负责人曾到江西南昌与中江信托进行接触,希望刑事案的办理不要影响大连机床重整。”中江信托明确表示,中江信托受众多社会投资者之托,是大连机床涉嫌刑事犯罪的受害人,按照先刑后民的原则,中江信托会代表广大投资者,坚定要求尽快查清案件,追回被大连机床骗取的财产,维护投资者利益。

       中江信托相关负责人进一步表示,大连机床通过犯罪行为非法占有的被害人财产,不是大连机床的财产,而属于受害人所有。在刑事案件终结、涉嫌犯罪所得的一切财物追缴或者退赔前,应当中止重整程序。

       本报记者就大连机床重整相关问题联系大连市经济和信息化委员会副主任于德虎、大连市机械行业协会会长刘江军,均未得到正面回应。

       被司法轮候冻结的华东数控股份,在大连机床重整过程中,也出现了一些令人困惑的变化。进入重整程序后,为大连机床提供担保,同时也是被申请重整的大连高金科技所持的被多轮冻结华东数控股份又被强制拍卖,重整困局更显扑所迷离。

       2017 年12月28日,大连机床《关于母公司持有的上市公司股票被拍卖的公告》显示:2017年12月19日,买受人威海威高国际医疗投资控股有限公司以2.83亿元最高价竞得大连机床母公司高金科技持有的威海华东数控股份有限公司股票49,376,000股,威海经开区法院裁定高金科技持有的华东数控股票49,376,000股所有权归买受人威高国际所有,威高国际可持《执行裁定书》到登记机构办理相关产权过户登记手续。

       *ST东数传出前大股东大连高金股权拍卖消息后,该公司股价从最低时的不到5元钱,连续取得5个一字涨停板,停牌前的12月18日再度涨停,一个月后的2018年1月19日,该公司股价最高达到11.33元。但已经拍卖出的股权,或已与大连机床及母公司高金科技无关。

       2018年1月19日,中江信托给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大连机床集团有限公司等企业重整管理人的《关于要求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对大连机床等企业重整案件停止审理且要求大连机床集团有限公司等企业退回犯罪财产的函》认为,在大连机床涉嫌经济犯罪、公安机关已立案侦查的情况下,2017年11月10日,大连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大连机床等企业重整案件,并通知中江信托申报债权。中江信托在声明大连机床涉嫌犯罪已被公安机关立案侦查,保留一切刑事、民事权利等合法权利的情况下,向管理人申报涉案件材料,并不意味中江信托放弃任何合法权利。大连机床集团有限公司通过诈骗方式从中江信托取得的资金并非大连机床等公司财产,系中江信托作为刑事受害人所有的财产,要求犯罪嫌疑人立即退还从中江信托骗取的财产。

       “在刑事案件正在侦办、查清事实、追缴犯罪财产之前,大连机床却进入了重整程序,其重整财产范围、属性将无法明确,这会直接影响其重整效力和责任承担;实施重整程序,势必会直接干扰刑事案件的侦查和赃款的追回,将直接侵害刑事经济犯罪受害人的财产所有权,严重损害我司信托计划广大社会投资者的财产权利,引发社会不稳定因素。”中江信托相关负责人认为,大连机床等企业的重整案件,依法不应受理;已经受理的应当驳回;至少该案件重整程序应当中止,并要求大连机床及重整管理人立即退还从中江信托获取的犯罪财产。

       大连机床最新公告显示,截至2018年2月28日,共有111家债权人向管理人申报债权,申报债权总金额约为225亿元。

  ① 凡本网注明"来源:超硬材料网"的所有作品,均为河南远发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合法拥有版权或有权使用的作品,未经本网授权不得转载、摘编或利用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已经本网授权使用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超硬材料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超硬材料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它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 联系电话:0371-67667020

延伸推荐

2018年1-8月北京市数控金属切削机床产量及增长情...

据中商产业研究院数据库显示,2018年2月北京市数控金属切削机床产量骤降,2018年2月北京市数控金属切削机床产量为282台,同比下降79.5%。201...

日期 2018-09-19   行业统计

河南省政协主席刘伟莅临黄河实业集团调研

9月17日上午,河南省政协主席刘伟莅临公司工业园进行调研,许昌市长胡五岳、长葛市委书记尹俊营等领导陪同。公司董事长乔秋生做工作汇报。刘伟主席先后来到了公...

日期 2018-09-19   企业新闻
挖掘机也

挖掘机也"疯狂"?销量又刷新高 想买要等两周才到货

根据中国工程机械工业协会挖掘机械分会统计数据,纳入统计的25家主机制造企业的销量约为14.28万台,刷新了历史同期的最高销量,同比涨幅超过50%,市场持...

日期 2018-09-19   机床机械

国务院再议降低社保费率 严禁对历史欠费集中清缴

严禁自行对企业历史欠费进行集中清缴,违反规定的要坚决纠正,坚决查处征管中的违法违纪行为。同时,要抓紧研究提出降低社保费率方案,与征收体制改革同步实施。时隔12天,国常会再关注社保降...

日期 2018-09-19   宏观经济

日本机床8月出口订单额出现下降

去年至今,日本高水平的订单数量一直吸引着众多关注的目光,网上相关报道接连不断。近日,日本方面公布了8月订单额,数据显示,日本8月出口订单额出现下滑。从9月13日发布报道来看,日本机...

日期 2018-09-18   机床机械

第三届普磨、超硬磨具配方设计程序培训班迎来报到日

2018年9月18日,伴随着淅淅沥沥的小雨,,第三届普磨、超硬磨具配方设计程序培训班终于迎来了学员报到日。全国各地的学员陆续到达培训点登记报道。

日期 2018-09-18   超硬新闻

省政协主席刘伟莅临黄河实业集团调研

9月17日上午,省政协主席刘伟莅临公司工业园进行调研,许昌市长胡五岳、长葛市委书记尹俊营等领导陪同。公司董事长乔秋生做工作汇报。刘伟主席先后来到了公司展...

日期 2018-09-18   超硬新闻

产学研用结合推动石墨产业发展

12日,黑龙江省委副书记、省长王文涛深入哈尔滨万鑫石墨谷和哈尔滨工业大学调研石墨产业发展。他强调,要深入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我省重要讲话精神,坚持向资源开发和精深加工要发展、向高...

日期 2018-09-18   超硬新闻

由失火爆炸想开去,储能真的会是531后光伏的救赎?

中国光伏产业对于储能的野心,其实在531之前就已经展露了头角。截止到2017年底,除了有限的几家企业之外,天合、协鑫、阳光电源、华为、林洋、科陆、三晶、...

日期 2018-09-18   电子光伏
2018年8月内燃机行业市场综述

2018年8月内燃机行业市场综述

根据中国内燃机工业协会《中国内燃机工业销售月报》数据,2018年8月全国内燃机销量继续下降,市场表现较为平淡,1-8月整体表现较为稳定,与上年同期比略有...

日期 2018-09-18   行业统计
河南联合精密材料股份有限公司